nananana

一八党,傻白甜,欢迎大家一起聊天

天命(一)

          大半夜的睡不着,我选择放毒。
         
         陵端紧攥着双手,咬着唇,倔强地看着法阵外墨发紫衣的身影。可惜元神剥离的痛苦漫上了双眼,法阵外的人也蒙上了一层雾气,他看不清,一如既往地,看不清那个人。
          
         陵端觉得他这一生绝对算得上是跌宕起伏的。少年时,他有溺爱他的师傅,宠爱他的大师兄,喜欢跟着她的师妹,以及崇拜他的师弟。他在天墉城虽算不上一呼百应,但起码也是小霸王一枚。
        
        后来,他命里的克星百里屠苏来了。先是大师兄,然后是师妹,之后的肇临,再后来的师傅,以及天墉城二师兄的身份,一切他在乎的,都开始慢慢从他的生命中淡出。最终徒留下一副被妖气侵蚀,又被剔去仙骨的残破躯壳。
        
        沦为天墉弃徒之后,他一度以为自己会撑不下去,毕竟以往的骄傲,尊严都化作了笑谈。还好,笑谈也总有那么一天会被遗忘。他苟延残喘着,从乞儿到伙计,最后当上了管事。就在他以为自己的一生就要这么走到尽头的时候,风晴雪找来了,因为她找到了复活屠苏的办法,而且需要自己帮忙。
    
        一开始听的时候陵端差点笑出了声,自己难道不是一无所有了吗?他实在是想不出自己还有什么可以帮忙的,然后风晴雪说,她需要陵端的躯壳。一个可以安魂,可以给屠苏养魂的容器。他才知道原来自己还有这方面的价值。

         然后他又回到了这个被自己视为家的地方,他不想便宜百里屠苏,可是他真的累了。这副躯壳就像一个破旧的风箱,稍微的拉动就会叫嚣着疼痛,而随着年龄的增大,他已经快撑不住了。所以与其等他死后再被用来安魂,不如趁现在,主动献祭,没准自己还能捞点好处。

        他在天墉呆了十三天,期间他的大师兄只来过两次,都是来安排关心他的住处。他的师妹以及大部分的师弟也都来见过他,他们说真人会把他的元神剥离出躯壳,然后送他到另一个魂魄不全的躯壳上附体。他们说很快自己就不用忍受身体上的疼痛了,而屠苏也可以复活。他们说这是皆大欢喜。虽说如此,可惜言谈间还是带了几分怜悯。而陵端也只是微微颔首,淡笑不语。

         在第十二天,他去见了紫胤真人,既然是重新找躯壳附体,那么命格之类的应该也可以选吧。

         所以现在他在法阵里,法阵外的那个身影已经模糊成了一抹淡紫。陵端终究还是闭了眼,松了手。

评论(10)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