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anana

一八党,傻白甜,欢迎大家一起聊天

天命(二)

     
        陵越站在看着自家师傅收了法诀。看着法阵里的人慢慢倒下。看着风晴雪跑上去,扶起陵端的躯壳上软塌。看着他们一群人闹哄哄地围上去,又闹哄哄地离开。

        陵越却是始终站在那里,心里面说不上高兴,也说不上期待,他只是迷茫,却又不知所谓何事。毕竟复活屠苏又完成了一步,而且陵端也可以在别的地方好好过着平凡百姓的生活。这该是皆大欢喜的呀,可是,他却觉得有些…不忍。他一直站着,直到玉泱喊了他几句,他才反应过来。

         刚刚施法布阵的高台已经空荡荡了。鬼使神差地,他走上了那个高台,在陵端之前坐着的蒲团旁边,掉落这几块碎银,上面沾着斑驳的血迹。这是刚刚痛极了掌心抓出了血染上的吗?为什么到最后还要攥着这几两碎银呢?陵越想不明白,最后也只是小心地把揣着袖子里,然后向后山走去。

         陵越进门的时候,房间里已经只剩下风晴雪了。风晴雪捧着滋养屠苏的养魂石絮叨着他们的未来,眉目间焕发的神采将多年来的奔波跋涉的沧桑也掩盖了。看着陵越进门,轻快地喊了句“掌教”。

        陵端的躯壳被安放在白玉寒冰床上,周围还设了一层结界,应该是自己师傅的手笔。想必师傅是下完结界就去闭关了吧。结界里的人儿面容安详,若不是睫毛上结了一层冰霜,陵越甚至以为陵端只是睡着了。他的手指蜷着,陵越施法越过结界,将陵端的手摊开,果然掌心被掐破了,而且是新疤叠着旧疤。陵越别开了眼,施了个疗伤的法诀。

        风晴雪看着陵越施法,拦了一句“掌教其实不必浪费法力,这白玉寒冰床有疗伤功能,只要过了一年,陵端的躯壳应该就修复得差不多了,到时候苏苏的魂魄也可以附身到这上面,等苏苏的肉身重塑完毕,苏苏就可以回到新的肉身复活了……”

        “晴雪姑娘,陵端也是我的师弟……”明知道风晴雪说的都是事实,可是陵越还是不想听下去。将手从结界里抽离,陵越快步地离开了。

        陵越没想到他会在昆仑峰顶遇到前任掌教,那天去看了陵端以后,陵越就把教内事务都分给了玉泱和芙蕖以及几位长老,自己开始下山除妖。他刚刚才在半山斩杀了一只残害了十几条人命小狼妖,本来只是想上来看一下,没想到倒是遇到了涵素真人。

        涵素真人似乎是喝醉了,若不是他身上带着一阵桃花酿的味道,若不是他拉着陵越的手开始絮絮叨叨着掌教的各种烦恼和身不由己,陵越都不相信他醉了。就在陵越打算先带他下山的时候,他开始说起了陵端。他说陵端顽劣但是是他宠坏的。他说陵端心底还是好的,他只是一时糊涂。他说陵端平日里最贴心了,甚至比芙蕖还要懂自己。他说他本来是等着陵端附体到新的躯壳后,他再去找陵端,再把陵端收入门下。他说可是陵端没有了,他找不到了,陵端他,没有了。

         听到最后,陵越如坠冰窖,什么叫没有了?找不到了?他僵着手,他扯着涵素失态地问,可是涵素却只是仰天大笑,“陵越,你没找过他对吗?你知道吗?他的师傅不要他了,他的师兄不要他了,想复活屠苏了,就把他的元神剥离出去。从头到尾没人为他说过一句话。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最后没能附身在你师傅为他找好的躯壳上会怎么样?哈哈哈,都怪我太相信紫胤,陵越啊,我找不到他了,找不到了。”说完,涵素反身跳下了昆仑顶离去。

        陵越不自觉地抓着自己的心口,那个位置有一个锦囊,里面装着沾了陵端血迹的碎银。去找他,去找陵端,他怎么可能没有了?不可能的。

        看着“方府”的牌匾,陵越有些恍惚。大半年过去了,他走了许多地方,他施了许多次寻人诀,他动用了天墉城的人力,他甚至央了许多他以前认识的仙友,让他们帮自己找陵端。好几次他甚至想直接去问师傅,哪怕他在闭关。可是他不行,他是天墉掌教,他手握权利,可是他不能任性,他只能在他留有余力的方面,去实现自己的私欲。

这次来琴川,他既是来看兰生,又是来看一下这个陵端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兰生说陵端很能干,他一个人就可以说得其他管事都不敢说话。他说陵端还挺温和,兰儿小时候特别喜欢和陵端腻在一起。他说陵端身体不好,尤其在冬天,他甚至走不了路。他还说要不是陵端腿脚不方便,他肯定一早就升他做管事了,也不用做那么多年伙计。

        陵越拿着那几两沾了陵端血迹的碎银,问兰生是不是他给的银钱。陵越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问,他只是觉得这些碎银一定有什么特别的意义。结果兰生说陵端的银钱都捐了,说是回天墉城估计就用不到了,所以都给了兰生,让他布棚施粥去了。听了兰生的回答,陵越打心里产生了一种无力感,他总觉得有一个结果已经呼之欲出了,但是他却触摸不到。

评论(11)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