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anana

一八党,傻白甜,欢迎大家一起聊天

天命(三)

       一年期将至,陵越还是没有找到陵端。陵端的躯壳却是修复好了,屠苏的魂魄也附身到了陵端的躯壳上,只等肉身重塑完,就可以复活了。

        回来后,陵越每天都会到屠苏的房间里坐上一会儿,然后看着陵端的躯壳静默。屠苏的魂魄已经引到陵端的躯壳里了,可是屠苏并没有醒过来。看着安睡在床上的人,陵越有时候甚至分不清楚他每天过来这里,想看的到底是屠苏还是陵端。

        在躯壳重塑即将完成的时候,屠苏醒了。陵越清楚地知道,在得知屠苏在陵端的躯壳内苏醒过来的时候,他慌乱了,尤其是屠苏用陵端的脸叫他师兄的时候,这种慌乱更甚。他知道这一天迟早要到的,等屠苏的魂魄离开了陵端的躯壳,就连这最后关于陵端的存在也会化作飞灰,到时候,陵端,大概就真的是了无痕迹了!

        结果陵端的身体还是没有完全修复好,也可能是屠苏魂魄与这个躯壳的不相容,屠苏自醒来后,就一直在忍受着身体的疼痛。陵越看着风晴雪满眼心疼地想尽办法帮屠苏缓解痛苦,经常会想,那陵端呢?那过去的十几年里他又是怎么熬过来的?他疼了,可有人关心过?他曾经那么怕疼。

         紫胤真人终于出关了,在陵越开口询问陵端踪迹之前,他就先给了承诺,等屠苏渡魂复活成功之后再去找他。他不知道师傅的言外之意,是不是陵端没有魂飞魄散?不过应该是的吧?陵越他抚着放在心口处装着沾有陵端血迹碎银的锦囊,努力地压着上漫的泪意和上扬的嘴角,陵端还在,他一定还在。

       陵越站在法阵外,仿佛回到了一年前。一年前,他就站在这里,看着陵端被剥离元神。一年后,他还是站在这里,看着屠苏接受渡魂。他看着屠苏重塑躯壳变得鲜活,看着陵端的躯壳缓慢地干瘪下来,最后化作飞灰,陵越不自觉地攥紧了装了碎银的锦囊,陵端。

         渡魂结束,屠苏并没有立刻醒来,大概是需要适应。紫胤真人已经先行离开了,可是陵越作为掌教,却还要留下来说几句场面话。等到安排好一切,已经近申时了。

        陵越到时,紫胤真人正闭眼盘坐在蒲团上,他想问陵端,可是紫胤却摆出一副训诫的模样。那天,他问了陵越苍生,天墉,剑法还有天道。陵越一一答了。他又说天墉掌教应该背负的责任,陵越也一一应了。他说陵端是陵越的情劫,只要这一劫过了,陵越就大有机会可以飞升了。陵越一直到那一刻才知道,原来是情劫啊,所以他对陵端不只师兄弟间的思念么?所以他对陵端有爱?突然间一切好像都有了解释,陵越指尖微微地抚着锦囊,感受着碎银的轮廓,嘴角微微上扬。他笑了。

         陵端在哪?陵越突然没了听下去的耐性,他第一次打断了自己师傅。紫胤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陵越,他流着泪,他勾着唇,似乎是绝望,却又像满怀希望。这让他想起了陵端,一年前,他跑过来和自己谈话的时候也是这样,只是陵端更多的是孤注一掷。

         陵端啊,陵端他不要自己为他选好的躯壳,他想要自己选命格,一直到现在,紫胤都没有明白,陵端他到底在倔强些什么,不论什么命格,不是一样都要受天命操控吗?所以为什么要选一条更难走的路?为什么要无情无欲,仙人独行?

         无情无欲,仙人独行吗?心脏骤痛,陵越甚至抓不住手里的锦囊,他看着锦囊脱手,他看着沾着陵端血迹的碎银从锦囊中掉落,他看着早已干涸的血迹从碎银上脱落。他一手捂着胸口,一边开始捡起掉落的碎银,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这银子是他给陵端的。在蓬莱大战之前,他曾经见过陵端,他曾经也像现在一样,将地上的碎银捡起。

        如果那个时候他将陵端接回来?又或者他早日查出肇临被害的真相?又或者他多关心陵端一点,好好与他交流?是不是一切还有挽回的余地?他想起陵端曾经拉着他的袖子喊师兄,他想起陵端有时候发呆看着自己的眼神,他想起陵端曾经说过他给过自己机会。所以他是很早以前就喜欢上了吗?所以他连自己给的银两都舍不得用?若是自己能早一点看清他的心思,又看清自己的心思……

        “师傅,他去哪里了,你告诉徒儿吧,徒儿求您了……”

        紫胤看着陵越喊自己师傅,看着他磕头,看着他玉冠掉落头发散开,看着他泪流满面,这哪里还有一个掌教的模样?“陵越,陵端已经放手了,难道你陵越还要追过去吗?陵越,你是天墉掌教。”

   一阵静默之后,陵越应到“徒儿知道,徒儿知道……”

          紫胤看着陵越挂着泪失神地回应,看着他三千墨发褪成银丝,看着他恍若失去了生气,情之一字啊。紫胤终究还是心软了。

          “陵端去了哪我不知道,但是我保证他可以元神安全无虞。他当时说了,他要那个命格,我也是经过推演将他的元神按照方位送出去的。若你要去寻他,可以,这溯源珠可以帮你。只是需要陵端的精血。不过看来你已经有了。另外陵端元神附身本来就是逆天命,所需代价巨大,你若是也……切记不可连累天墉城,你下去吧”

          那一年的天墉城发生了许多大事,天墉城执剑长老百里屠苏在蓬莱之战后复活,天墉城上任执剑长老紫胤真人于百里屠苏复活之后仙逝,陵越掌教因痛失恩师,一夜白头什么的,人间编了许多故事广为流传。二十年后,陵越掌教将掌教之位传给自己的亲传弟子玉泱,同年,陵越真人在逐麓与一上古凶兽穷奇同归于尽,玉泱掌教还带着几大长老在逐麓边界施法安魂。

……………………………………………………………………………………………

嗯,其实我本来是想这样的。紫胤真人仙逝是因为送陵端元神复活还有屠苏复活都是有违天命的,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所以紫胤就是代价之一。最后大师兄拉着穷奇凶兽一起死,玉泱帮忙施法用溯源珠送陵越去找陵端。但是理想很丰满,文笔太骨感,劳资写不出来,感觉像记了一通流水账,所以大家就将就着看吧。

最后,其实我想虐大师兄的,真的orz

评论(1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