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anana

一八党,傻白甜,欢迎大家一起聊天

假如彭三鞭的请帖……

假如彭三鞭不是去相亲,而是携夫人一同参加新月饭店的拍卖……
女装!女装!女装!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张启山觉得这么多年来,他从来没有过得像今天一样煎熬过,比加强版训练还要煎熬,而这一切都要从他们偷到彭三鞭的请帖开始说起。因为彭三鞭竟然不是带着一帮弟兄去参加拍卖会,而是携夫人同行。

         就已经确定下来的,他和老八一起去新月饭店,那么他们中间必定要有一个人是女装,而这个人一定不会是他。毕竟虽然他身高不占优势,但是气场无人能及,所以就只能是老八了。然而在打扮好老八被二嫂推出来后,张启山后悔了,这样的老八就应该带回家藏着,藏起来……

         齐八脚上穿着珍珠点扣高跟鞋,身着烟蓝丝绸曳地无袖旗袍,裹着纯白貂皮坎肩,画了唇,描了眉,敷了粉,就连头上也带了夹着丝绸小礼帽的假发。朱唇微抿,因为摘了眼镜的缘故,目光带着几分迷离。在张启山的注视下,一抹嫣红自两颊飞出,蔓延到系着盘扣的领口就看不见了。张启山看着这样的齐八,可耻地硬了,而齐八被张启山看着,简直恨不得找条缝自己可以钻进去,然后齐八就开始耍赖,毕竟一个大老爷们穿成这样出门,不愿意也是自然的。

         当然,有反抗就有压迫(?)所以此时,张启山就挽着齐八站在一边等车。自车厢出来张启山就没停止过冒冷气,原因是自出了车厢,这一路上,基本上所有的男的都把眼睛粘在了齐八身上。倒不是齐八女装有多么倾国倾城,而是齐八够惹眼,前凸后翘大长腿,偏偏他又不曾见过这样的阵仗,鞋子也还没习惯,所以自出了车厢他就挽着张启山一直往他怀里和旁边躲,再加上脸上那无辜的小表情形成的反差,简直就让人把持不住。

        终于,在张启山发飙之前,新月饭店接送的汽车到了,张启山左手挡着车顶,让齐八先进去。然后他就看着齐八左脚进去了,坐上软座,然后右脚上抬,透过旗袍的开衩,微微地泄了几分春光,右脚进去以后,鞋的后跟叩着车底“咚”的一声,张启山的心也跟着颤了几颤,有点渴了。

         张启山和齐八两个人坐在车里,气氛有点尴尬。齐八是因为自己打扮成这样不好开口,怕声音让人听了去,引人怀疑。而张启山则是尴尬,真的尴尬。身边全是齐八身上香水胭脂的味道,眼前全是晃动的细长笔直的大长腿,身上开始发热,这是每个男人都熟悉的过程,而他只能忍,咬牙忍。

        若是一路这么忍过去,那张启山也认了,偏偏齐八又受不了这尴尬,也是为了不引人怀疑,故而只能和他故作亲昵。天知道在齐八倚在他肩膀上,在他耳边呵气如兰地说“彭爷,你老能不能不要老是冷着脸,我们现在可是……”然后对他做了一个“你懂的”的表情的时候,张启山是用着多大的毅力配合着他聊天而不是把人扑倒的?

         好不容易演了一路下了车,齐八挽着张启山,在侍女的引领下来到房间,然后张启山看着那粉红色的大床房,表面滴水不漏,但内心早就一脸呆滞了,我特么怎么忘了他们是夫妻……

评论(18)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