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anana

一八党,傻白甜,欢迎大家一起聊天

婚外情(●—●)

脑洞来源:昨天把之前卸掉的QQ装上了,然后就看见一八游乐场那个群里有大量未读信息,一时手滑点了阅读,然后就看到了满屏的婚外情😂所以要不要@太太们呢……

        出了张红挂彩的张府,谢绝了管家派人送自己会香堂的好意,齐八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长沙城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毕竟张大佛爷结婚,与长沙民众而言,不过是饭后谈资,作息什么的还是不影响的。
        
         张启山说自己没有帮他挡着点酒,但他何尝知道,自己是真的不敢多喝,他怕自己会失态,会闹,会护不住他最后的尊严。齐八紧了紧身上的衣服,逼着自己走快一些,他不能病倒,明天还要开张,他不想给有心人留下任何把柄。

       好不容易到了家,家里也是冷冰冰的,齐八放了小满两天假,因为自己脆弱的样子,即便是贴心的人,也见不得。在厨房烧了两壶水,盛在盆子里,然后脱衣服擦身子睡觉,他想泡澡的,但是他没那个力气再煮一澡盆水,故而只能将就了。

       睡衣刚刚穿披上,窗外突然一声响动,齐八还没来的及转身,就被嵌进了一个怀里。他知道对方是谁,他以为他会等来一个解释,却没想到,那个人直接就动了手。前端被抚慰着,后颈被亲吻啃啮着,对彼此的身体太过熟悉,齐八面对那个人的攻势根本毫无招架之力,可是不行啊,他们之间已经牵扯到第三个人了,他们不可以。

      “张启山,你既然已经成亲了,就别了碰我,你他妈住手……嗯……别……”

       被按在桌子上,明明是拒绝,言语间却还是带了几分旖旎,眼角沁上了泪,双手都被那个人剪在身后,整个人仿若一条离岸的鱼。
 
       “成亲,我他妈成亲是为了谁?是谁说我有家室的?是谁叫她嫂子的?是谁落落大方地祝我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的?是谁说婚外情最刺激的?”

         张启山贴着齐八的耳一声声地质问,又一下下地猛击,齐八什么也听不见了,委屈,快感,愤恨,一切的一切如同烟花一齐在齐八的脑海中炸开,他只想逃离,可是他却逃不开,他咒骂,他求饶,一直到最后只能尽力地把自己埋在桌子上,不让眼泪暴露自己的软弱。

       高潮过后,齐恒偏着半边脸埋在桌子上,桌子上黏糊糊的,有口水,有眼泪,他知道。他呢喃着“你成亲了就别来,别来……”
 
       张启山这才觉得不对了,把齐八翻过来,看见他眼角的泪,脸上的红印子简直心疼死。
 
       “老八,媳妇儿,你别吓我呀,不是你叫我成亲的吗?是你上个月自己说想玩婚外情我才答应尹新月的提议,结个婚,走个场做戏的呀,媳妇儿,你……你别不理我呀……我以为你只是想玩刺激的,我没想到你会误会啊……”

         齐八在张启山的怀里阴测测地看着他,这个哈宝上个月死乞白赖地想和自己玩情趣,自己最后被缠得烦了,就随口说了句婚外情作为警告,没想到啊,没想到自己倒成了他婚外的小情儿了是吧?
 
      长沙城的下半夜,张大佛爷光着屁股就被自家的媳妇儿扔到了门口,一手拍着门,一手捂着鸟, “媳妇儿,媳妇儿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倒是开开门啊,外边冷……我回去就和尹新月离婚,我不玩婚外情了,也不玩刺激了不玩情趣了,你别气坏了身子……媳妇儿……会冻坏的……”

评论(1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