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anana

一八党,傻白甜,欢迎大家一起聊天

【一八七夕活动】

礼物(重发)

        又一次比划半天,细线还是没有从针孔里穿过去,齐八捧着怀里的针线匣子欲哭无泪。

       齐八和张启山自从确定关系以后,每天都是情人节,平日里就腻歪得紧,这遇上七夕什么的,礼物自然是更加不能马虎,就在齐八纠结着这个七夕送什么的时候,尹新月来了,美其名曰“避暑”。呵,就长沙这火炉似的天儿,齐八打赌她一定是逃婚来了。

        然后饭桌上,尹新月竟然当着齐八的面,把一方看不出来绣着什么的手帕递给张启山“启山,这是我绣的鸳鸯手帕,就当是我送你的七夕礼物吧。”
那团东西竟然是鸳鸯,齐八一时不察,差点被莲藕丝呛到,然后尹大小姐就恼羞成怒了。

         “齐铁嘴,你笑什么,我都看到了。就算我绣的有那么一点不好看又怎么啦?好过你一个大老爷们连针都不会拿吧,你有本事缝一个给启山啊。”

        齐八本来也就觉得笑话一个小姑娘挺不应该的,正打算说点什么,结果就撞上了张启山略为渴望的眼神,莫非……

        难得的,齐八硬气了,“不就是针线嘛?七夕礼物是吧,做就做。”

        这么撂下狠话以后,齐八就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他有想过不容易,但是没想到这么难哪。这是一双算命用的手,我却把它用来缝缝补补。虽然尹新月已经被家里人给押回去了,但是张启山明显对这个东西很期待,所以这东西齐八还是得做。

        张启山看着天上的上弦峨眉月,七夕终于到了。这几天齐八一直呆在小香堂忙着给他做礼物,就连莲藕炖猪蹄都诱不过来,听说他前几天还把张府专用的裁缝请过去了,后来又把大昌盛的裁缝和洋商行的洋裁缝都请过府去了,可见他是真的在认真对待。也不知道自己待会儿会收到什么样的礼物。

        想到这,张启山摸了一把手里的礼盒,这是他给齐八准备的,里面是一条枣红色围巾,有张启山亲手绣的字。齐八都拿起针线给他做东西了,自己自然也不能差,只是这拿惯了枪的手,控制不好那根针,绣的并不好看。不过齐八围上一定是好看的,即便不能围着出门,那在家里围着也行,若是在家里他也不肯围着,那就在床上围着好了。粉色大床上,侧卧着浑身赤裸只披着围巾的齐八……感觉到身体开始发烫,张启山暗骂了自己一句精虫上脑,一定是这几天憋狠了。

        “佛爷,这是你给我的礼物吧?我先打开看看啊。哎哟,佛爷,这围巾真好看,这颜色衬我……”

        拆开了礼物,齐八立马就把围巾围上了,然后,他就在围巾的下摆处看到了歪歪扭扭的一团黑。一抬头,果然,张启山正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己的反应呢,只是佛爷,你紧攥着的手暴露自己的心了。齐八提着围巾的下摆,就是一顿天花乱坠的吹

         “佛爷,这绣工可真不错,针脚细密,比老八我可强多了,别说,这朵花还真好看……”嗯……应该是花不是鸳鸯吧。

          “那不是花,是字。”

          “哦,对对对,是字。嗯,这绣的,不会是‘一八’吧?”

        果然还是看得出来的嘛,那自己的心意必然也是可以领会的吧。张启山控制不住的嘴角上扬,然后就直勾勾地看着齐八。

         齐八看着张大佛爷压都压不下去的嘴角就知道绣是‘一八’。不过佛爷,你这么一脸求表扬,求礼物的表情,老八真的怕控制不住自己蠢蠢欲动想摸头的手啊。蠢蠢欲动的手拐了个弯,从怀里掏出了一份用礼物盒包着的礼物。

        张启山一边拆着礼物一边猜,可能是领结,可能是手帕,可能是荷包……然后他看到了一双鞋垫,一双脚后跟部分带着厚厚底托的鞋垫。

        看出了张启山的疑惑,齐八就开口了“佛爷,这是增高鞋垫,我可是照着你的尺寸,问了一个洋裁缝又问了大昌盛专门做鞋垫子的师傅才敢动的手啊,花了整整八天呢,你快点穿上试试……”

        张启山脸都黑了,一手拿着鞋垫,一手抗着齐八就进了卧房。

        七夕夜,齐八赤裸着身体,披着张启山绣着“一八”的围巾,撅着屁股趴在粉色大床上渡过了美妙的一晚,屁股上浅浅的鞋印子都是张启山拿着他花了整整八天做出来的鞋垫打的。齐八羞愧,齐八不服,齐八委屈,最终这一切都化作了一声又一声缠绵的喘息,换来一下又一下有力的撞击。

         第二天,吃饱喝足神清气爽的张大佛爷从卧室里出来,然后张副官看着张启山意气风发的背影突然觉得,他家堂哥,好像高了那么一点?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