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anana

一八党,傻白甜,欢迎大家一起聊天

【一八鬼屋】

假装这是一个鬼故事……

那一天正是农历七月十五。七月十五鬼门开,子时刚过,鬼门关便开始有大量的鬼魂排着歪歪扭扭的队涌出来。

陵端排在队伍的末端,漫不经心地听着周围的鬼魂们攀比着去年他们回家时,子孙们准备的供奉,还有几个指着陵端的背影暗搓搓地跟新来的鬼魂科普着陵端的传奇。

鬼魂间都流传,陵端生前应该是个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的坏人。至于为何?君不见他刚来的时候还十八层地狱都走了一遭?君不见排了许多年也轮不到他去投胎?君不见这么多年了,他不曾受到过一点供奉,至今穿的都是死前那件补丁遍布的破衣?可见哪,他必定说书人口中那种丧尽天良,最后妻离子散,众叛亲离的恶人无疑。

那些揣测,陵端是知道的,以前不在乎,从来不屑反驳。后来,听着听着,有时候连他自己都怀疑他生前是不是真的那般坏?

一眼望不见头的阶梯,在层层翠绿中延伸,烟雾缭绕,如梦似幻。若是视力好一点,还可以看见半山腰耸立的石碑,那上面端正地刻着“天墉城”。陵端在山脚路边的一棵榕树旁停下。他曾经情不自禁的时候试图过接近那里,结果仙家重地,他差点被结界伤得魂飞魄散。后来,他便再也不敢了,他只是隐在路边的榕树下远远地看着,偶尔看到一些穿着门派服装的小弟子,他都可以开心上一年。

“小乞丐,你又来啦!”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陵端一跳。

“莫怕莫怕,我是榕树,嘿嘿,我记得你,自我开灵智,你便每年都会来陪我呆一天,你怎么死的?好多年了,你怎么还没去投胎啊?”

陵端记得小时候就曾听过师傅说山下的榕树怕是开了灵智,没想到竟是真的,现在已经能口出人言了。那天陵端在山脚下与榕树聊了许多,以前每每地府有新人报到,他也总会留心他们带来的消息,关心天墉城有何变化,可惜他们大多生前不过一介凡人,哪里了解得到什么,说的也大多是市井传闻,而若是有修道之人仙逝,前往地府时他又羞愧不敢见,如今,终于有人可以跟他说说天墉城,他简直求之不得。

果然,天墉城的弟子们都好,而且每年都有许多人想拜入天墉,每次挑选新弟子,天阶上都排着一大条长龙。

果然天墉城在修仙界的名声一如既往,在各修仙门派中也是风评甚佳,名气甚至比以往更加清亮。

果然,他把天墉带领得很好,甚至比自家师傅还好。只是他还是没能修成仙身,榕树说听说是因为他心有执念。执念,陵端隐约能猜到些什么,毕竟他在乎的,从来都不过只有三样,天墉,师尊和屠苏。如今天墉城日益壮大,紫胤真人是不落凡尘的仙人,那么执念是什么还不是不言而喻。

天黑了,满月西移,陵端该走了。走之前,榕树还热切地告诉他明年记得还来,他平日里闷得慌,又没人可以陪他说话,陵端是他独一个的朋友。

陵端望着天墉城,在月华和仙雾的掩映下,天墉城仿若梦境一般,在梦的深处,立着一抹深紫色的身影。只是梦总是会醒的,陵端一直知道,他应该醒梦,而不是入梦。

“我以后大概是不来了,我要往生了,谢谢你。”

陵越把第二天该注意的事物安排好便开始打坐。烛台上烛泪层叠,终于火光轻微地跳动了几下以后,蜡烛灭了。

一个被实训虐惨的汪,产不了糖,只能努力不发刀了

评论(4)

热度(54)

  1. 一八游乐场建筑师nananana 转载了此文字
    优秀学生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