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anana

一八党,傻白甜,欢迎大家一起聊天

教师节快乐

昨天忘记发了……
我竟然将罪恶之手伸向了教师节这种纯洁的节日,我选择面壁

九月十日,全天下辛勤教育者的节日。作为九门大学文学系人气最高的导师,齐八一大早的就收到了好几十条学生的祝贺短信,其中不乏求嫁求娶求爱的信息。还有好几束送上门的花,外带十几条学生寄来快递的收件短信。

可惜了教师节又是周末,刚好校长体贴,一改往昔爬山游水等需要体力的户外活动,而是给了老师们一人一个大红包,所以齐八是坚决地不想出门,只想在床上摊着了。

摊到一半,就收到了红老师的短信,说把之前的资料发一下,然后齐八就发现他的U盘不见了。这可是大事啊,先不说他那一堆教案、讲义、还有论文,还有那个之前张校长拷进去的,被自己隐藏起来的视频……一想到U盘被捡走的可能性,齐八后背一凉,立马就从床上弹了起来。

随便套了件白T和运动裤,齐八开起他的小绵羊就往教学楼赶。一路上好几个保安默默地收回自己预备拦车的手,然后目送着齐老师在校园里飙车。

在电梯口风度翩翩地和几个偶遇的学生告别,齐八两步并作一步走地就冲到前两天上课的课室。心里庆幸着自己周五上的是最后一节课,又祈祷着昨天是周六,可千万不要有人乱捡东西,不要有社团借课室搞活动。

推开课室门,齐老师立马就奔着电脑过去。U盘还在,齐老师几欲泪流满面,刚刚取消隐藏,打算把那个东西删掉,就落入了一个怀抱。

“教师节快乐啊,齐老师。齐老师来找U盘啊,我还以为齐老师不喜欢那个视频呢?却原来你没有删啊,可见齐老师也是喜欢的,对吧?”

张启山的唇贴着齐八耳畔,说话的热气扑向耳廓,齐八的耳朵立马就红了起来,同时也才开始注意到现在自己的处境。

可容纳两百多人的大课室里,窗帘都死死地拉上了,刚刚自己打开的课室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关上了。重点是教学用的电脑开着,自己刚刚太着急,没多想,现在可算是全反应过来了。这明显是张启山拉着二月红给他下套。

才打算破口大骂,结果刚一转身双唇就落入了张启山的口中,一条灵活的舌直驱而入,卷起齐八的舌就吸了过去。

这东北老帮菜是想干嘛?这里可是课室啊。齐八奋起反抗,结果一只灵活的手轻车熟路钻进运动裤的橡皮筋裤头,齐八的反抗一下就弱了。后颈被按着接吻,命根子又落入敌手,齐八那抵在张启山胸前的双手,用张校长的话来说,就是欲拒还迎,别具情趣。

按在讲台上被弄得迷迷糊糊的齐八,突然听到了课室音响传出的呻吟,张启山竟然把视频打开。之前齐八去校长室交东西的时候,张启山突然兽性大发,齐八半推半就的,两个人在校长室打了一炮,结果校长室有监控,张启山还把视频剪了出来拷到了齐八的U盘,美其名曰爱的礼物。齐八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没有删,只是隐藏起来眼不见心不烦,结果现在张启山这个混蛋,是要把它当情趣啊。给外面路过的学生听见了怎么办?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张启山爱死了齐八现在自己捂着嘴巴,美目含泪的样子,故意一边缓慢动作,一边看着大屏幕上交缠的人影说

“齐老师,教师节快乐啊,你男人干得你快乐吧?齐老师,叫出来啊,怎么?你对这课室的隔音效果还不放心吗?”

齐八撇着头不看屏幕,一边努力地吞下嘴巴的呻吟,一边想起之前自己上课的时候还能听见隔壁红老师他们班上课唱歌的声音,他就胆颤,然后在这种高度的紧张下,齐八单靠着后面的刺激就射了。

等齐八软着脚走出课室,天已经擦黑了,打开张启山几次伸过来想扶自己的手,齐八慢慢地下了楼,慢慢地点了火,慢慢地在路过的学生一句句的“教师节快乐”声中回到教师宿舍,然后一把把那个禽兽东北老帮菜关在门外。

张启山,去你妈的教师节快乐。

评论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