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anana

一八党,傻白甜,欢迎大家一起聊天

关于告白

      嗯,技能点亮之后脑洞开始塌方,反正在我这里佛爷是彻底傻白甜了。顺便这篇可能有后续…

         张启山骑着最近刚从解九那儿搞来的哈雷,看着大街上的路人们倾羡的目光开始不自觉地得瑟。现在自己应该挺帅的吧?一定是帅的。所以现在去跟小算命的告白应该不会被拒绝吧?一定不会的。虽然有点小开心,但还是要控制住自己,自己是长沙老大,嗯,要绷住,一定要绷住。
       于是张大佛爷就这么外表高冷内心雀跃地来到了八爷的小香堂。拐弯,手刹,锁后轮一气呵成。一个漂亮的漂移引来路上行人一片惊呼。嗯,一定够帅,张大佛爷一边下车,一边在心里默默为自己点了个赞。
       果然自己刚下车,算命的就从香堂里出来了,一边走还一边嚷嚷“哎哟佛爷,您怎么亲自跑我这小香堂来了,不过这车子可真是帅啊…”
        还在凹造型的张大佛爷看着算命的越过自己直接就冲着哈雷摸去差点气炸,难道只有车子帅吗?你让管家来,他能骑出这种效果?看来是要让这小算命的感受一番风驰电掣才行。
        于是张大佛爷决定先不告白,还是先带算命的溜溜先。大长腿一跨,丢下句“上来。”就开始拧钥匙启动。
         “什…什么?这…佛爷我们是要去哪啊?先说好,我可不下墓…”
        算命的还在念叨没完,张大佛爷一个眼神过去,算命的也就只能乖乖上车了。可是张大佛爷等半天也没等到算命的主动过来搂自己的腰,反而等来了一句“佛爷,我们…还不走吗?”
        张大佛爷转头,发现算命的已经自觉抓住哈雷旁边的抓手坐好了。空气突然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安静。
        “抓稳啦。”油门一踩,车子就这么飙了出去。那一天,齐八爷的尖叫响彻长沙城。
        “佛…佛爷,我知道您车技好,但是能不能稍微悠着点啊…前面有拐弯了,小心,小心…”
        前面又有一个拐弯,张大佛爷总算是开了金口“算命的,抱紧我。”
        然后,算命的的两只手臂就这么环住了他的腰,张启山甚至还能在颠簸中感觉到算命的的屁股往前挪了挪,他的胸膛一定贴着自己的后背,甚至可能为了躲风,半个脸颊的贴在自己肩膀的地方…简直该死,张大佛爷开始后悔为什么今天要穿着皮夹克而不是白衬衫出门了…
        最后,并没有哪里可以去的张大佛爷只能临时决定载着小算命去军营。
        可惜了,刚到军营,才一下车算命的就离开和自己拉开了距离,“哎哟,我说佛爷,你这车开的,真是…”话还没说完,巡逻小队就开始敬礼问好了“佛爷好,八爷好。”
        “诶,诶,好,好好…”看着算命的微弓着腰和士兵们打招呼。张启山大长腿一迈就开始走掉了,反正那算命的一定会追过来。果然,没一会算命的已经凑到了自己身边问自己带他过来干嘛了。还能干嘛,扔下“监督”两个字后张启山就开始纠结怎么告白了。
        在军营里肯定不行,算命的脸皮薄,万一兄弟们闹起来吓到算命的怎么办?而且万一算命的拒绝了…不对,算命的怎么可能拒绝呢?那要不就在车上好了,自己一边开车一边大声地告白,如果算命的拒绝了还可以狡辩是他听错了。嗯,没错,握拳,待会在回去的车上告白。
       纠结完怎么告白张大佛爷就像开屏的孔雀,喜滋滋地练兵去了。而那些因为佛爷太过紧张而加大训练强度的士兵则是都在纠结,怎么今天八爷都来了,佛爷还这么猛T_T
       终于,在八爷睡着之前,佛爷结束了练兵。在一片哀嚎声中,佛爷提起了摊在干草堆上的算命的。“走吧。”一边走还在一边脱夹克,还是穿着衬衫好。
         “唉,唉佛爷,等会儿,等会儿…我,我先说好了啊,我不坐你的哈雷,今天来的时候差点没颠死我,我可不可以不坐…”
        什么?不坐哈雷?已经脱完外套的张启山回头,看着算命的可怜兮兮的样子有点心疼,看来来的时候真的吓到他了,“那算了,一起坐汽车回去吧。”可是在汽车上怎么告白啊啊啊。
       最后,在香堂门口目送着算命进了门。张启山看了眼挂在天边的圆月不禁有点惆怅。微风吹来,穿着白衬衫的长沙逼王张启山打了个大大的喷嚏。这天气真特么冷。。。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