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anana

一八党,傻白甜,欢迎大家一起聊天

一辆×××的车(足交预警)

     想开车了就开车,想下车了就下车,我是一个没有原则的傻白甜。所以这辆车算顺利到站了?还是翻掉了?表示连标题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取…反正就这样吧
    PS:这篇文前情请参考  张启山,你要控制你自己(依旧不会用爪机发链接orz,欢迎路过的好心人指教)

   张启山一直到把齐铁嘴扶上床还是处于头脑发懵的状态,毕竟自己努力了这么多次的灌醉事业竟然就这么成功了,虽然算命的是因为打牌出千被其他七门灌醉的,但是他现在就在自己的床上啊。
        而且因为刚刚被灌了太多酒,在过来卧室之前还去了一趟厕所,大概是醉得厉害了,连裤子的没绑好,就松松垮垮地挂在胯部。
        现在的算命的穿着红色长褂俯趴在自己的床上,双腿交叉着,透过长褂的衩,张启山甚至可以看到一小块应该是臀部稍上方的皮肤。张启山突然有点口渴,满脑子都是怎么办?
最后,看着算命的浑身酒气的样子,张启山决定先去打盆水。仔细地给他擦着脸,擦到一半就没敢再擦下去,毕竟搞不好自己真的就把人给办了。
       “算我欠了你的了。”一边想着,一边脱下了齐铁嘴的鞋袜,毛巾一把糊上去,两只脚一起包住泄愤地揉了揉,“嗯…”许是双脚被钳制了张启山又揉得太用力,那算命的在床上翻了个身,变成了仰躺的姿势,双脚还不老实的乱蹬,本来就松垮的裤子又往下移了几分再加上身子翻过来了,长褂下摆就只是移了一点点,导致腰上裸露的皮肤变得更多了。
        只是勾引吗?张启山赶紧扯着旁边的被子把算命的的肚子给盖上,又赶紧闭着眼睛念了好几遍清心咒,直到感觉自己控制得住自己以后才睁开眼,认命地抓起面前的脚,继续擦。
        然后张启山就发现算命的不光长得好看,皮肤不错,就连这脚形也是极好看的,他的脚踝很纤细,脚掌并不宽厚,因为常年不见光的缘故,脚背和脚底的皮肤都很白,淡青色的血管在着玉白的肌理下蔓延,自己的指尖甚至可以感觉到血管微微的跳动。他的脚趾很圆润,可能是因为张启山的擦拭,感觉到了痒意,脚趾头一蜷一缩的,甚是可人。
        张启山仿佛听到了自己理智断裂的声音,他直起了身子,把那只不安分的脚放在了自己早已隆起的裆部,并且操控着手里的脚慢慢地摩擦了几下,仅仅是隔着裤子的摩擦竟然让自己舒服到头皮发麻。
        他开始听从心里的驱使,解开了裤子,将小启山放了出来。然后将算命的的两只脚合拢起来,包住小启山,开始上下移动。脚底细嫩的皮肤让他舒爽,脚趾缝隙中的挤压更是让他疯狂,可能因为铃口吐出的粘液涂满了小算命的双脚让他不舒服,小算命开始扭动,嘴里也含糊地发出一些声音,张启山越来越激动,动作也越来越快。终于,在小算命醒来之前,他释放了。。。
释放过后的张启山看着面前算得上狼藉的双脚,一股邪火差点又要压不住。最后还是就着那盆水草草地把算命的脚上的粘液擦干净就躺下了。
       “今天就先放过你,下次你可就没怎么走运了。”在算命的白嫩的脸上戳了个过瘾后,张启山一把把人捞到怀里,也进了梦乡。

评论(16)

热度(68)